搞搞喻黄 泡泡老王

【喻黄】触碰之间 12

前文连接: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事实证明,努力一下还是可以日更的……


第二天黄少天就尝到了胡吃海喝的后果,昨晚大块朵硕后的胃从凌晨开始就像被人生生打了一拳,泛着难以忍耐的钝疼。

黄少天从床头滚到床尾,嘴里难受得直哼哼。

郑轩预计回来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如果看到他这个样子难保不会挨一顿批。黄少天扶着肚子爬起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水的温度传到胃里舒缓了疼痛感,他又从药箱里找了点止疼药吃了下去。

一刻钟后,药开始起效。

算了算时间,自己也该出发了。黄少天拿了外套,坐着直达电梯来到车库,发动车子后直奔荣耀娱乐总部。昨天与叶修在饭桌上约好的,今天要去见见那个他不知从哪挖过来的孩子。

中午的公路空闲无阻,最近气温隐隐有回升的迹象,带起的风温和了一些,不再像前几天一样如刺骨寒霜。黄少天被直射的阳光刺得有些睁不开眼,放下遮阳板,抬手间不知扯到了身体什么地方,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胃部又开始犯疼。

这次的胃疼比自己往常犯的似乎要严重,连止疼药都缓解不了多久,黄少天捂着胃部,头上逐渐有冷汗渗出。情况似乎有些糟糕,他只好挨到等红灯时又吞了一粒止疼药。

忍耐着不适,黄少天踩下油门加速赶路。等赶到公司的时候,恰巧药效发作,他停完车从公司隐蔽的内部通道进入,顺便祈祷着这次药效可以撑久些。

小型会议室已经有不少人在等他了,几个公司高管还有叶修,黄少天一进门就看到了那个小孩,穿着一件干净的夹克,稚嫩的脸上朝气蓬勃,还未到变声期的嗓音听起来脆生生的,看到黄少天进来就双眼发亮,激动溢于言表。

小孩和叶修描述的一样,能说会道不怕生,性格直爽又好动。因为年龄未到所以样貌还没完全长开,但五官已经显露锐利的俊色。按叶修的说法,这孩子身上有很多与黄少天相通的优点,但又与黄少天不全然一样,且发展未定型,有很强的可塑造性。

才见一眼,黄少天就觉得这小孩肯定与自己很合得来。

几个公司管理大致给黄少天和卢瀚文说了一下今后的计划,打算让这一大一小两人作为同公司师兄弟的关系多露面,让黄少天带着卢瀚文在公众前曝光来增加人气,并且已经在为两人物色合适的剧本通告了。

卢瀚文目前在娱乐圈还相当于白纸一张,对此没有什么看法。黄少天对这种捆绑炒作也没有表现得很反感,毕竟按理来说他和卢瀚文的确算是师兄弟,相比其他一些虚假又尴尬的情侣捆绑炒作,这种方式要来的让人更容易接受。

“我没什么问题,有什么活动事先通知我就行。”黄少天挤了挤眼睛来回应卢瀚文一直朝他投射过来的目光。

双方都没有异议,这项协议就算是达成了,会议室里的人陆陆续续走光后,就剩一大一小两人在里面干瞪眼。卢瀚文看着黄少天第一句话就是“黄少,你真人比电视上更帅!”把黄少天夸得心花怒放。

“你很有眼光嘛小鬼。”黄少天欣然接受来自小孩的崇拜,“我告诉你啊,你以后就按我教你的做,保管你星途坦荡万众瞩目。”

“真的吗?黄少你好厉害啊,我特别喜欢你,我是看着你的电视剧长大的!”

“靠,什么鬼!”黄少天敲了敲卢瀚文的脑袋,“我们两个差了九岁而已啊!”

“居然差了九岁啊!”卢瀚文惊叹。

黄少天正要怒,结果这小孩又转言道:“完全看不出来!”

“那是当然,虽然我走的可是实力路线,但是脸这个东西还是很重要的。既有实力又有颜值的人怎么可能不火呢,就比如我就是这种类型,我看你资质不错,好好混你以后也会的。现在粉丝不是还分什么颜粉啊事业粉之类……”

“怎么了黄少,你肚子疼吗?”

“还好还好……”胃里忽然传来一阵难以忍耐的绞痛,好像有一把刀在里面打着旋往外捅,黄少天捂住腹部感觉汗毛竖起,背脊刷的冒出一层冷汗。

“黄少你确定你还好吗……”卢瀚文看他脸色白得吓人,情况似乎没有他自己说的那么乐观。

眼前开始发黑,黄少天咬着牙能感觉到额头汗水流下的轨迹,从来没有胃疼到这种程度过,他甚至觉得这已经要超出痛觉神经能承受的范围了,这种感觉从中心点蔓延到四肢开始发麻,他强忍着抬起头,喘着粗气对卢瀚文说道:“小卢,你……帮我倒杯水……再帮我把叶修叫来……”

“哦哦。”卢瀚文不敢耽搁,奔到会议室的茶水间帮他接了一杯温水,然后跑出门找人去了。

黄少天捂着腹部终于是忍到了极限,手中的水杯掉在地上洒出一滩水迹,他咬着牙关的嘴里漏出一串异常痛苦的呻吟倒在了地上,整个人蜷缩成一团。

眼前的会议长桌从棕色转变为黑白,再到陷入一片死寂的黑暗,黄少天努力撑着两张眼皮想要看清眼前的事物,可此时已经疼到双目失明。他能听见门被撞在一边的声音和杂乱的脚步声还有惊呼,再接着整个世界都沉寂下来。

一个很奇怪的梦,黄少天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被泡在水里,柔软的水体带着彻骨的严寒流转他全身。破碎的画面在眼前一幕幕展现,伤痕累累的女人、暴怒的男人和碎裂的碗碟,黄少天想要叫喊出声,可冰冷的窒息感在喉中带着死亡的味道,一张嘴就将他压制。

这里是哪里?

他想冲破这个幻境,可是四肢并不听自己的使唤,五感在流动的寒意中开始恢复,他又听到了些哭泣尖叫和谩骂。画面开始模糊,几经扭曲重组,是几个瘦骨嶙峋的孩子,破败的衣物隔着画面都觉得散发着酸臭。

还没细想,一股巨大的水流冲来,黄少天的身体被重重的力道打出去老远,身体随着水流旋转,眼前却只有一片虚无的深蓝色,他闭上眼睛内心在尖叫,感觉下一秒自己的身体就要被这巨大的力量给打碎。

等到恢复平静,他微微睁开眼,深色的背景已经变成一片浅蓝,他看到自己面前站着一个孩子。栗色的短发,脏脏的短袖汗衫和四角短裤,黝黑的脸上贴着一块创可贴,笑起来仿佛周身都萦绕着一层暖阳。

这是小时候的自己,黄少天看着幼小的他慢慢长大,从在社区里捣蛋的年纪到上小学再到初中,然后是高中时期,再然后他辍学出道,穿着有些俗气且不合身的演出服,这是六年前自己还未出拍摄事故的时候。

那个自己朝黄少天咧嘴笑了笑,时间仿佛定格在了那一秒。

滔天的巨浪从后面滚来,黄少天双眼暴睁,心口巨跳,浪花窜起近十米高,吞噬一切的气势。他看着六年前的自己被卷进刺骨的水中,身体仿佛一块破布,在浪中迅速消失。

醒来的时候浑身都被汗水湿透,黄少天几乎都怀疑自己是洗澡没擦干就躺上了床。他胸口起伏剧烈,脑袋混沌不已,等视线逐渐清晰,他发现自己竟躺在自己家中,熟悉的床铺被自己潮湿的身体躺出了一个人形湿渍。

等身体恢复平静,黄少天从床上爬了起来,看了眼手机发现此时已经是隔天凌晨了,自己竟然睡了接近两天……

手机里近二十多条未读短信,最近的是郑轩在五分钟前给他发来的:黄少,醒了记得联系我!

后面还有一些公司熟人的消息,基本都是慰问和让他记得保平安的内容。黄少天一条一条翻下去,到最后干脆群回复自己没事,已经醒了,不用挂念。

一连串的短信翻下去都大同小异,只有一条简洁的话夹在中间,黄少天看到发信人的名字微微一愣,点了进去,是喻文州在昨天晚上给他发的。

明晚我过去。

只短短的的一句话,黄少天却看了很久。

看来是让他白跑一趟了,黄少天想。也不知喻文州在门外等了多久,自己居然睡得这么熟,连门铃声都错过。他犹豫了一番,回复道:“我没看到短信,让你白跑一趟。没等很晚吧,下次我请你看电影赔罪怎么样。”

短信发送出去没多久,喻文州就给了回复,往常给这人发的短信或打的电话都如同沉海之石,这次回复得这么迅速让黄少天都觉得有些不适应。

喻文州的回复很简单:不算太晚。

不知怎么的,黄少天倒是有些好奇这人到底等了多久,虽然自己这种行为也算不上放人鸽子,但不管怎么样,喻文州既然说没等太晚,那就是来过了,他心中有些愧疚感,所以对方既然说不算太晚那自己也就这么认为好了,又回复:那就好那就好,毕竟作家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怎么可以浪费在等人上呢。

信息发送出去,黄少天坐在客厅,不知为何心里有阵阵失落感挥之不去,他觉得自己也许是睡太久了连脑子都睡糊涂了,或是身上的衣服被汗水浸湿后黏在身上让人实在难受,心中无端生出一种莫名的烦躁,他一把脱下身上潮湿的衣服。

短信提示“叮”得一声,喻文州的回复又紧跟着送了进来。

少天现在开门的话,还不算太晚。

黄少天呆了一秒,连衣服都没来得及套上,因长时间睡眠而变得迟钝的身体仿佛在这一刻又充满了活力,他几乎是跳起来飞奔到门口,打开进户门,一个硕长的人影停留在他门口。

喻文州的一双眼睛好像一汪秋水,即便在黑暗里也流转着温柔的眼波,清秀的面孔笑起来有能将黄少天整个人包容进去的柔意。黄少天一开门就被他这一团稠糯的视线给看得几乎化开,心里最柔软的一部分被人轻轻按压着,渗出来的那部分是带着甜味的。

这一瞬间黄少天好像忘记了什么是失态,也感觉不到过门还带着冷意的风,他就这么赤裸着上身直直扑进了喻文州的怀里。


©黄花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