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搞喻黄 泡泡老王

【喻黄】触碰之间 13

前文连接: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大概应该是最后一次日更……


在黄少天二十多年的人生中,和人拥抱的经验不少,戏里戏外和粉丝或和演戏搭档,唯独这个熊抱可谓是头一遭。他在扑进喻文州怀里的前三秒整个人还是兴奋着的,只是想这么做就这么做了。然而代价就是,等到大脑冷却下来,他四肢僵硬得扒在喻文州身上,大脑飞速运转想要怎么解释这个行为。

“哈哈哈哈哈今天天气好冷啊,我一冷就想抱个东西取取暖。好冷啊好冷啊哈哈哈哈哈……”他干笑着从喻文州身上下来,耳尖有些发红,“诶,我说怎么那么冷呢,我怎么忘记穿衣服了……”

越解释越窘迫,黄少天来不及多想就把方才脱下的那件衣服又套在了身上,汗湿的地方脱离了人体的温度后变得更加湿冷,黄少天这下是真被冷到了,连忙把穿了一半的衣服甩了出去。

身上黏滋滋的感觉不好受,就算换上了干净的衣服也叫人感觉闷得慌,黄少天想着干脆还是去冲个澡。回头看喻文州脱了鞋正在进屋,他似乎很喜欢穿黑色的衣服,漆黑得几乎可以和夜色化为一体。

“我先去洗个澡,你随便坐,渴了在冰箱里有矿泉水。”黄少天从卧室拿出几件干净的衣物往浴室走,途经客厅对喻文州说道。喻文州脱了他的黑色外套挂到门口的衣帽架上,听闻抬起同样乌黑的眼眸,目光悠长得看着黄少天道:“好,我等你。”

这话配上他脱衣服的姿势,在加上黄少天此时要去浴室冲澡的行径,不觉让黄少天心感羞愧得开始想入非非,在红晕飘上脸颊之前逃也似的跑进了浴室。

洗刷掉亢长睡眠带来的困拙疲惫,黄少天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走出,后面跟着一团团潮湿的蒸汽。喻文州正在厨房里煮东西,伴随着动作飘散出一些朴实的香味。黄少天喝了点温水润口,跟进厨房看喻文州在捣鼓什么。

锅里是一团白花花的东西,被蒙着水汽的锅盖遮着看不清楚,他把毛巾挂在脖颈上,好奇得问道:“这是什么东西啊?”

“山药糯米粥。”喻文州掀开盖子,修长白皙的手指拿起调羹给黄少天盛了一碗。白瓷的碗里盛满了乳白色的粥,散发着羊脂玉般的色泽。黄少天尝试着吃了一小口,糯米和硬米配比合适,软糯适宜,山药丁脆嫩爽口,还带着一丝恰到好处的清甜。

黄少天端着粥,一边吃一边看着喻文州的背影,心想这人如果是个女孩子,自己一定……不过男的好像也不是不行……

他正胡思乱想着往嘴里塞粥,一只温凉的手忽然贴上了他的面颊,黄少天感觉心跳漏了一拍。他才冲完澡没多久,身上还带着潮湿的高温,喻文州微凉干燥的手掌让他舒服得想抓住蹭蹭。

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到的黄少天身体往后一弹,热水泡红的脸颊很好得掩盖了窜上来的两扇坨红,他惊呼道:“你干嘛?!”

喻文州又将自己的手掌贴了上去,紧贴了一会儿后又放开,对着黄少天笑得一脸意味深长,“少天还冷吗?”

“咳咳咳……不……不冷了不冷了……”黄少天差点把脸埋进碗里,有些狼狈得转移话题,“你什么时候来的啊,不会在门外等了很久吧?”

“差不多三十分钟吧。”喻文州在他身侧坐下,双手抱在胸前看他喝粥,脸上的笑意淡淡的。黄少天被他这胡来的坚持给惊到了,“三十分钟?等了这么久你也不怕我真不在,万一我今天有事在外你打算等到什么时候,天亮吗!”

喻文州笑意盈盈的,“那倒不至于,我本来已经打算离开了,还好你的短信来得及时。”

“我经常不在家的,下次我要是没回信你就别来了,万一扑个空岂不是很浪费时间。”黄少天压低了声音,“而且公司已经有人知道你和我的关系了。”

“好。”喻文州先是答应,接着笑得更厉害了,“不知道别人了解的少天和我是什么关系。”

“我和你还能是什么关系哈哈哈哈哈,你这个粥煮的真不错……”话题终结者不过如此,黄少天想,喻文州大概是第一个能让他语塞的对象,温吞吞的语气说出来的话却总能让他无从接口。

若是别人把这么赤裸的感情摔在他面前,黄少天大概看也不会看一眼。可对象是喻文州,他再怎么端着心态也不可能真的无动于衷。他对喻文州不是没感觉,只是那份感情还处在犹豫不决的位置。

再怎么说,他和喻文州睡过,包养过甚至还隐晦得争吵过,如果是一本剧本里具有这三个要素,黄少天大概就已经会把它归结为较为狗血类,可偏偏这狗血洒在了他自己身上。

好在喻文州没有再说下去,一双狭长的眼睛目光深沉而长远。黄少天正想找点什么其他话题来逃避这凝固的气氛,一通电话打了进来解决了他的燃眉之急。

“喂?”黄少天飞奔到客厅接起电话,假装看不到喻文州直直固定在他背后的视线。

“黄少,你醒啦!”郑轩的声音带着劫后余生的喜悦,“我差点以为你要醒不过来了!”

“呸呸呸,说什么呢!”黄少天被他这副反应弄得差点一口血喷出来,“什么叫醒不过来,我只是胃病而已,你不要诅咒我!”

“我今天刚下飞机就被通知你在医院,差点以为你又出了什么事。”大概是听他语气正常,郑轩在电话对面长舒一口气,“听说你晕过去后公司就派人把你送到了医院,医生说你只是普通的胃疼,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会晕过去还一直醒不过来,检查了一下身体机也能没有问题。公司怕你住院的消息散播出去让媒体知道就让我把你弄回家了,本来打算明天找私人医生上门来帮你检查的,好在你可算醒了。”

“嗯……”黄少天皱皱眉,他清楚自己有些小胃病,但好在一直有在控制所以并不算严重,也不知为何这次会发作成这样。

“黄少,要不我们还是去检查一下吧,你前天真的快把大家吓死了。”

“我知道了,你安排吧。”黄少天摸摸后颈,“对了,这两天的通告你都帮我推了吗?”

“商演都推了,还有一个广告拍摄。我们和合作商商量了一下决定延期,但是因为不知道你恢复得怎么样,所以具体时间还在商议。”

“看对方的意思吧,我是没什么问题了。”一直这样耽误工作会给公司带去很多损失,黄少天不想制造这种麻烦,何况他觉得自己的身体状况确实没什么大问题,“可能最近有些累,晕了两天反而觉得精神好一点了。合作商那边的违约补偿我来负责好了,总之能尽快就尽快。”

郑轩见他这样,心里反而有些过意不去了,说是要给他放两天假。但黄少天注意打得很定,坚持要这么做,郑轩也只好妥协,叮嘱了他几句之后就挂了电话叫他好好休息。

黄少天放下手机,心里算了算他昏睡了两天欠下的行程,觉得有点头大,如果再放两天假那还得了。他心里暗暗叹了口气,做好了后面几天焦头烂额的准备。身后传来些细微的声音,黄少天回头看喻文州正在取自己的外套,似乎是想离开了。

“你要走了?”黄少天惊觉自己把喻文州晾在一边好一会儿了,看着厨房里的一锅粥顿时觉得涌上些歉意,“嗯……再坐一会呗,上次借你录像带你说不要,不如这次直接在我家看好啦,你不是说很想看嘛。”

喻文州抬起头笑了笑,慢条斯理得说:“少天不想我走吗?”

这人就不能好好答话嘛!为什么每次都要反问些叫人难以启齿的问题!黄少天在内心咆哮。

看他又被噎得凶巴巴的不言语,喻文州也不为难他,淡淡说道:“我还有些事,今天就不陪少天过夜了。”

“你还是快走吧,真的。”黄少天觉得那碗粥喝得他有些消化不良。

黄少天语气虽然不好听,但并没有真的生气,更像是与亲近人之间不过脑的放松之语,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头发,“洗完澡记得把头发吹干,这几天注意调养。”

回过神来的黄少天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喻文州这话说得太过属意,可自己好像并没有向他透露过这几天自己的身体不适,而他从进门到现在也没问过自己为何明明在家却迟迟不开门的缘由。

“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喻文州说得不轻不重。

黄少天的声音愣愣的,半晌才道:“我知道了,你路上小心。”

这个夜黄少天过的意外平静,喻文州走后他一个人待在客厅里,只开了一盏小墙灯,光线落下照亮了小小的一方空间。

昏睡了两天导致他没有半点睡意,呆坐了十分钟他走到展览柜前挑了几部电影,宽大的液晶屏幕光线流转,明暗不定,他一直看到了后半夜居然又小睡了几个小时。

天亮后时间过得和打仗一样,黄少天甚至怀疑自己补的不是两天的工作量而是两个月的,这种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的堆积感直到过了一个礼拜才逐渐消散。可偏偏在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下他天天不忘抽时间和喻文州发短信。

每天一条,不定点却不间断。喻文州和往常一样,有时回有时不回,黄少天就用这样的方式加深着两人之间的交集点。

又过一个星期后,卢瀚文作为荣耀娱乐新推出的少年艺人出道,打着公司史上出道年龄最小艺人的名号出演了同公司女歌手楚云秀的新专辑MV,在里面扮演男主的少年时代得到了外界的关注。

那支MV黄少天看了,察觉这卢瀚文能被叶修看上也不是没有理由的。虽然只有短短几个镜头,但还是能看出这小孩在表演上有极高的天赋。将来公司会不会让他往歌坛发展还不好说,但进戏圈肯定毋庸置疑。

趁着大众的关注度正热,公司决定趁热打铁让黄少天带着卢瀚文上了一档美食节目。美食节目无非走走逛逛吃吃喝喝,黄少天还是很乐意做的。

卢瀚文兴致也很高,他自从上一次在会议室后就没再见过黄少天。一见面两个人就鬼鬼祟祟扯到一边不知道说什么去了,留下郑轩和徐景熙两个经纪人大眼瞪小眼。

黄少天参加的这期正好赶上节目组做养生专题,请了几个药膳大厨现场起锅。黄少天和卢瀚文两个人在嘉宾席上看得有滋有味。

卢瀚文虽然年纪小刚出道,但是一点也不怕镜头,并不是在镜头前刻意表现,而是纯属少年的那种带着天真的直率活泼。两人一大一小一唱一和,几乎要把美食节目做成搞笑综艺。

节目组每期节目都会上固定的菜品数量,由于这次是养生专题所以菜都相对清淡,但很合黄少天的口味,一轮一轮菜品尝过后,他倒是见到一份熟悉的菜。

山药糯米粥。

他还记得这道粥喻文州也给他做过,相比之下星级大厨做出来的这道粥更为精致,里面还加了不少配料,味道更为丰富。但黄少天总觉得比起喻文州做的,在节目组吃到的这碗总少了点重要的味道。

主持人拿着话筒看他喝完了半碗,笑着询问他。

“味道还不错啦,但这不是山药糯米粥吗,为什么里面还有木耳,还有啊为什么是咸的,这粥不该是甜的吗?”

“黄少你不懂,这叫南北差异。”卢瀚文插话。

“甜粥是尊严,懂吗瀚文!”

两人还在那边进行南甜北咸的争论,主持人已经拿着话筒走了,问了厨师一些问题后又照着程序问道这道粥的功效。

黄少天喝着碗里的却想着喻文州那口锅里的,心思不知飘到了何处,耳边不经意得听着厨师的介绍,晃神间却听到了“这道粥最大的功效就是暖胃。”

正往下咽粥的黄少天喉咙一紧,呛了个正着。现场所有人都看着突兀的他,卢瀚文更是一脸关切以为他又犯了什么病。

“没……没事,这粥真好喝……喝得有点急……”黄少天捂着嘴说道,心口止不住狂跳。


©黄花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