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搞喻黄 泡泡老王

【喻黄】触碰之间 02

前方鬼畜鱼上线

娱乐圈 包养 鬼怪 灵异

时而正经时而疯癫 

时而慢热如喻时而飚速如黄

主体甜 但不是傻白甜 

上文连接

-----------------------------------------------------------

车子平缓得开过道路,夜幕下的城市平静而又繁华,黄少天坐在车内看着高竖成一排的路灯缓缓后退,心思一动,拿起手机看着电话簿里新存下的这串号码。

手指在屏幕上滑动,黄少天内心充满了迟疑。

半个小时前,他包养了一位自己非常喜欢的作家。整个过程用了一分钟不到,比在菜市场买把青菜的速度都快,过程如此之顺利的原因是黄少天在喻文州说能的时候就懵了。

他敢对天发誓他真的只是在开玩笑,只是第一次遇到喻文州这样的人让他难免兴奋,心里有强烈的亲近欲望,脑子一热就提出了能否包养的问题。

郑轩说的没错,湿头吹冷风果然会吹坏脑子。

等黄少天冷静下来,两人早已经交换了号码并且结成了这段令人啼笑皆非的包养关系。

“啊啊啊啊啊啊!我为什么要说那种话,他一定觉得我是个变态!”黄少天掩面在车厢里大喊,对于索克萨尔,也就是喻文州,自己算是对方的一枚粉丝,一直在追连载的黄少天还是想给对方留下个好印象的。

在前面开车的郑轩缩了缩肩,已经知道事情经过的他安慰黄少天,“没事的,黄少。就算你是变态,那么答应这件事的喻先生可能也是个变态。”

“你大爷!你才变态!”黄少天愤怒得拍了一下驾驶前座,然后对着空无一人的副驾驶说道:“是吧,你也这么觉得吧。”

“黄少我错了!”郑轩在温暖的空调室里起了一身冷汗,“你别吓我啊!”

“没吓你。”黄少天继续扒着座背对着在郑轩眼里明明只有空气的副驾驶说话,“哇,兄弟。你脑袋都开花了,怎么死的啊这么惨!”

郑轩:“诶?!”

“什么?遇到出租车抢劫,还开着车结果被卡车碾过去了,真可怜啧啧啧。”

“别别别……”郑轩崩溃。

“算了算了,不吓你了。没东西,你好好开车。”看他是真害怕了,黄少天对着车坐上那个鬼魂吐了吐舌头,继续躺了下去。

“黄少……”郑轩压下自己的心跳,犹豫开口道:“你不如和喻先生明说,说不定能发现些什么彻底解决能看到鬼魂这件事。”

黄少天没说话,只是看着窗外,琥珀色的眼睛在繁华不息的灯光下闪过一丝落寞,“轩啊,拐个弯去老王家,我有事找他。”

“凌晨两点半?你确定?这个时间?”郑轩一脸“你为什么又要作死”的表情,“王医生家可住在二十五楼啊!”

“家住二十五楼又怎么了,高等住宅楼了不起吗?我还好几栋别墅呢。”

“不是,我是担心王医生会把你从窗外扔出去……”

“就他一个王杰希?”黄少天不屑,“凭他一个大小眼他敢扔我?真是可笑!我的粉丝一人吐口口水都能淹到他二十五楼家门口!”

他咳了一下,用小了一半的声音说道:“你放心吧,他顶多把我关在门外……”

事实证明,对于自己看了好几年的心理医生,黄少天对于王杰希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拉开门缝的王杰希露出半张发黑的脸,在看到黄少天的一瞬间二话不说就摔了门。“哐当”一声巨响,扇起的风吹了黄少天一脸凄凉,楼道里的声控灯亮得那叫一个璀璨。

“老王老王,起床啦!”黄少天按了两下门铃,里面却丝毫动静都没有。

“靠你个王杰希!哥什么身份啊!那么多人有钱也请不到我,你居然把我关在门外!开门开门开门开门开门开门开门!”黄少天先天手速优势,宛如啄木鸟啄击般的速度按着门铃。

门内传来一声巨响,似乎有什么东西倒塌。

“老王你快开门!你要不开我让全市的鬼都来你家串门了啊!我不开玩笑啊,你知道我的号召力可是……”

后边半截话被忽然撞开的门塞回了嘴里。王杰希拿着个扫把,周身散发着极度不悦的气场。扑面而来的阵阵凉风吹的黄少天脸都要僵了,他往屋里一看,里面窗门大敞,二十五楼的高层气流吹得窗帘摇摆。

“选吧,自己跳还是我扔。”王杰希指着窗。

黄少天:“…………”

王杰希到底还是没有把他从二十五楼扔下去,只是让他进屋打扫了被半夜惊醒的王杰希不慎踢翻的垃圾桶。

黄少天察言观色得出现在反驳王杰希就是找死的结论,接过扫把把倒翻的垃圾桶收拾的干干净净,顺便还擦了地板。

等王杰希换了睡衣顺便煮了两杯热水出来的时候,黄少天难得端坐在客厅里。

瓷杯轻轻搁在玻璃茶几上,王杰希坐到他对面,面无表情得开口:“黄少天,如果你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为什么要在半夜三点按我家门铃的话,我明天就把门口的摄像记录寄到报社去。”

“我来找你是有很重要的事,非常重要,有关于我未来的人生。”黄少天表情严肃,他眼神忽然飘了飘,嘀咕道:“哇,你家里有鬼……”

王杰希端杯子的手抖了抖,起身又要去开窗。

“等等等等,好的我不说这个我不说这个。”黄少天赶紧拦住他,对着天花板上飘着的一个年轻男孩说道:“诶,飘着的那个,我们要谈私事,能不能回避一下。”

那个年轻的男孩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意识到黄少天在对着他说话之后先是惊讶然后涨红了脸,“抱歉,我马上离开。”说着身体穿过墙壁,飘到了楼外。

“说吧,什么事。”

“哦。”黄少天回到沙发上,“其实我今天刚刚包养了一个人。”

王杰希瞪大了双眼。

“对了,是个男的。”

王杰希两只眼睛瞪得一样大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比我见过的任何鬼都要可怕。”黄少天回瞪他,不打自招道:“你在想什么?我知道你肯定在想些很龌龊的东西,你怎么跟郑轩一样,我们只是很纯洁的包养关系,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王杰希调整表情,思索了一下,“纯洁的包养关系?我能问一下你把你们的包养关系归结为纯洁的理由吗?”

“我只是想和他在一起,没有其他想法。”黄少天想了想觉得自己这么说确实没错,“我发现,只要和他保持在一定距离内就看不到那些东西。”

这句话倒是引起了王杰希的兴趣,他双手架在下巴前,衡量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蠢到想用包养这种方式的,但你的意思我理解了。你希望能让这个人和你的距离近一些,最好二十四小时都能在你所谓的安全距离内?”

“对对对对对。”黄少天回答,又摇头,“对个毛线,王大眼你才蠢。”

“所以你半夜来找我是为什么?”王杰希面无表情,“你说了那么多,但这些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黄少天理所当然得回答:“你不是我的心理医生吗?你要帮帮我,找个合理的办法能让这个人每天都能跟在我身边,虽然不用二十四小时,但至少每天都要见面,可以的话最好吃饭睡觉都要在一起。”

“你以为你在找老婆吗?”

“都说了我们不是那种关系!”黄少天抓狂,“我是说我要怎么样才能让他留在我身边……等等这个说法听起来好奇怪……”

“……他不是答应你的包养了吗?”

“但包养关系不可能长久啊。”黄少天拍拍胸脯,“我也是演过霸道总裁的人,那些套路我都懂。”

王杰希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他,但还是认真思考了一下,“先不要太亲近吧。按照定律,人们交往的速度往往会和分别的速度呈正比。如果你想和这个人长久打交道的话,需要慢慢了解对方,再慢慢稳固感情。”

“这个我知道,我也是那么想的。但是我一上去就跟他提了包养你觉得我还有救吗?”黄少天忧心忡忡,恨不得时光穿梭回去打醒自己。

“所以不要再提包养这件事了。你们可以尝试一起吃顿饭或者看看电影,按照最普通的社交方法来,在此之间对彼此有个了解,然后再考虑你脑子里想的那件事情。”

“这样可以吗……”黄少天犹豫不决。

“按照最普通的方式去亲近。”王杰希耸了耸肩,表示这能帮他到这里了。

“好吧。”黄少天下了下决心,掏出手机给喻文州编辑了一条短信:明天晚上可以来一趟我家吗?我们一起吃个饭看个电影,顺便还有事情需要找你商量。并且还在下面附上了地址。

他等了一会,喻文州一直没有给他回信,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三点半,心想对方可能已经休息。

“这么晚了估计人家也已经睡了,要不明天再说吧,你先回去睡觉吧。我在你家沙发这边窝一会就好。”说着黄少天脱了外套就在沙发上躺下。

王杰希站了起来,黄少天看着他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睛和嘴角那抹怪异的微笑心里一个哆嗦。

“把我吵醒就为了这点事情,你还想在我家沙发上睡觉?”王杰希扔开他的外套把人拖起来,“我反正睡不着了,这边正好有两篇报告没写完,你和我一起写了吧。”

黄少天惊恐道:“等等?王杰希?王大眼儿?杰希大神?希希?我错了!你别拖我啊我靠!你那些天书玩意儿我也不会写啊!”

王杰希不顾他的苦苦哀求,冷酷道:“不会写就在旁边看着,总之想睡觉是不可能的。”

于是黄少天就这样被王杰希逼着背英语单词直到早上八点,生物钟再加上英语单词的催眠让他困得几乎想一头栽过去,但每到这个时候王嬷嬷就会对他施以扫帚酷刑。

等早上郑轩来接他的时候黄少天激动得哭到一半睡着了。

“你把这个给他。”临走前王杰希递了一本厚到可以防身的书给郑轩。郑轩接过书,一脸“叫你作死活该吧”的表情把黄少天扶进车和王杰希道别。

黄少天只觉得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仿佛都要过了一个世纪,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伸手一摸摸到一块硬硬的东西,拿起来一看一本封面印着《英语八级词汇大全》的书,吓得手一哆嗦,书脱了手直接砸在了他的脸上。

“啊啊啊!”黄少天捂着鼻子找厕所,结果在厕所门口看到了一个蹲在那里发呆的女鬼吓了一大跳又撞在了门上,等照到镜子,里面好看挺直的鼻梁已经被砸红了。

王杰希,真是个可怕的人啊。

“好你个王大眼儿,你给我等着瞧……你笑什么?赶紧给我出去。”黄少天听见门口的女鬼“噗呲”一声嘲笑,那女鬼朝他做了个怪异的鬼脸,接着屋内的门铃毫无预兆得响了起来。

黄少天抬头一看,刚才还在眼前的女鬼已经消失不见。他瞥见墙上的时钟,已经是晚上七点半。

“啊,差点忘了!”他奔到门前打开门,喻文州果然已经站在了门外,他一身黑色的长风衣,看上去身材修长高挑,一张温温和和的脸人畜无害,正对着黄少天微笑。

“你来了啊。”黄少天开门让喻文州进来,他看了眼手机发现喻文州并没有给他回复,而是直接来了。

“你怎么没给我回复就来了。”领着人进屋,喻文州一句话都没说,黄少天只听见大门一声响被人关上,手臂被人拉扯住然后整个人都被按在了地上。

摔倒在毯子上并不觉得疼,但黄少天一瞬间大脑空白一片,似乎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喻文州坐在他身上,居高临下得注视着他,低沉的声音响起,“你看起来很惊讶?”

“为什么要惊讶,少天?”喻文州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从进门开始就是这样一副温吞的表情,“嗯……叫你少天不介意吧?不是说包养吗?那么这些事情少天应该早有准备不是吗?”

“我靠等等!你要干什么?”黄少天这才反应过来,他扭了扭身子想要起来,却发现喻文州按着他的手仿佛一把坚固的桎梏,怎么都挣脱不开。

“不要紧张。”喻文州的手伸进他的衣内,已经开始解他的衣扣,“又不是第一次。”

黄少天不知为何,身体明显一僵,张了张嘴脸上露出一种异常纠结甚至是尴尬的表情。喻文州发现了他的异常,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歪了歪头,问道:“难道真的是第一次?”

黄少天瞪着喻文州,内心非常排斥回答这个问题,原因有两个。

第一:他确实是第一次。而男性在到了某个年龄阶段之后,处男标签已经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了。

第二:不是他不想做……问题是……问题是……谁他妈能在做爱的时候被一群鬼围观还能继续做下去啊!!!!

“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黄少天的回答很没底气。

喻文州忽然笑了笑,伸手已经扯下了他的睡衣,赤裸的上半身暴露在空气里,黄少天猛然一个哆嗦。

男人的自尊心让黄少天确认确信以及确定这声笑里面包含了嘲讽,他觉得自己有一些生气了。但他又不能完全怪喻文州,因为当初提出包养的是自己。

“你起来,我先和你说个事情。”黄少天觉得现在这个状况还来得及抢救一下。

“你说。”喻文州又停下解他睡裤的动作。

“其实是这样的,我本来打算慢慢告诉你,但现在这个情况让我不得不考虑一下和你坦白的时机了。”

“比如?”

“比如现在就是个很好的机会。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其实我能看到鬼,昨天我偶然发现在你身边一定距离可以让我看不到那些东西,所以才去接近你的。”黄少天用极快的语速和喻文州解说了一下。

喻文州听完,脸上还是波澜不惊的样子,他笑了笑,说道:“我信。但是少天,你好像搞错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黄少天眨眨眼。

“你是因为这个原因包养我的,但我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答应你的。”

盯着喻文州的面孔,黄少天终于明白了一件事。

他跟王杰希两个人彻夜长谈全都是在放屁。因为真正的问题根本不在他身上,而是在喻文州身上:他是真的想和喻文州做朋友,而喻文州也是真的想睡他!

--------------------------------------------

我这是在作死,两篇文都卡在肉上……

前排预警,这文绝不是傻白甜,会有比较黑暗的地方


©黄花鱼 | Powered by LOFTER